招聘信息 |  咨询服务

新闻动态

驭势科技:破局智能驾驶商业化

更新时间:2018-09-21 信息来源:

  驭势科技研发的无人车——城市移动空间

  2008年,金融危机乌云压城,汽车产业岌岌可危。

  比尔·盖茨在计算机经销商博览会上揶揄汽车产业界:如果通用汽车像计算机产业那样激流勇进,我们将开着25美元的汽车,一加仑跑1000公里。

  通用汽车虽深陷危机,仍不忘反唇相讥:如果汽车像计算机那样装Windows的话,一天可能莫名其妙崩溃两次,死机以后重启还不行,必须得重装,安全气囊弹出来前有个对话框,让你选“你确定吗?”。

  在这场著名的嘴仗中,双方可能不曾想到,十年之后,汽车产业的“激流勇进”远超想象。

  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智能驾驶成为“最会颠覆已有世界的技术”,吸引无数英雄竞入战场:Google新成立的Waymo联手传统汽车厂商克莱斯勒、本田,特斯拉通过智能驾驶系统Autopilot已收集全球超过13亿英里的数据,英伟达、博世、英特尔等也深入布局。

  战局已起,谁是这场战局中的中国力量?谁能率先让智能驾驶走进现实?

  智能的爆发与物种的“创造”

  2016年,是智能驾驶的元年。不愿在人工智能时代做“看客”的吴甘沙,辞任英特尔中国研究院院长,创立驭势科技,一头扎进智能驾驶的战场。

  驭势科技的定位是无人驾驶新生态的“中场发动机”,即在中场穿针引线、给产业界的“前锋”(主机厂和出行服务商)传球,放大产业中的存量价值和创造增量价值。这样的合作方式,有利于获得更多的装机、更多的数据以及百万级车辆上进行实车验证的能力。唯有海量的数据,才能引起智能的爆发。

  另一方面,吴甘沙笃信,未来的无人驾驶汽车一定不是在今天的有人驾驶汽车上打补丁,而是从头到脚为无人驾驶重新设计的。在智能取代马力的同时,没有驾驶员的交互设计也将重新定义汽车的界面,智能驾驶与交互设计是焦不离孟。驭势科技虽然不制造车,但为何不去想象和创造这个新的物种呢?这样的“创造”,未来可以开放给下游的车厂和出行服务商,与驭势的智能驾驶解决方案相得益彰。

  方向明确之后,就是奋力奔跑。历时十月,驭势科技第一款无人车诞生。

  2017年1月,驭势科技呈献给世界的开山之作出炉,在丰田、奔驰等大牌云集的CES北展馆,驭势科技研发的无人车——“城市移动空间”(又名“熊猫车”)高调亮相,引发众多汽车厂商、高科技研发公司和美国媒体的高度关注,随后获得“红点设计奖”。

  “城市移动空间”有颜值,有智能,却唯独没有方向盘、油门和刹车。上车之后,人们不用关心身在何处,可以随意工作、放松交谈。

  面对数千名聆听者,吴甘沙展示了对未来世界的大胆想象:这样的无人驾驶汽车将重塑人们的出行模式,每个人从出发到抵达,只需要一个按钮或者一句命令。

  为什么是嘉善

  除了“熊猫车”,驭势科技还设计了一款“精灵车”,定位成“轻移动空间”,轻奢的无门设计,允许乘客轻装上下车、在车上轻松交流。无论是哪种“空间”,都需要设计、研发和部署团队在试制和落地应用中紧密互动,这需要寻找一个“载体”。

  在CES上迎来“高光”时刻的驭势科技受到江苏、浙江、上海很多地方的热情邀请。它们提出了很好的扶持政策“这让我们很难取舍,陷入了选择困难症”。

  让吴甘沙最终下定决心,是在一次早餐之后。

  吴甘沙走进餐厅时,华夏幸福执行总裁、产业发展集团总裁赵威拿了一张大大的地图。赵威拿着地图,向吴甘沙推荐嘉善产业新城,谈嘉善的区位优势、产城融合前景。

  作为正在密集考察选址的CEO,吴甘沙对嘉善并不陌生:距上海20分钟车程,高铁直达,是工信部智能网联汽车示范区、浙江省5G通讯应用示范基地,百公里范围内有10多家大型车企。

  接着,赵威拉吴甘沙落座,跟他谈如何解决落地空间的问题,如何找到智能驾驶的应用场景。深聊之后,吴甘沙发现,产业新城内部的停车场、商场、产业园区等都是智能驾驶的良好应用场景。

  “商业化之前,你得做严格的测试”,赵威提出,“我们可以共同打造一个公共测试平台,让你的产品更快地完成测试。”

  吴甘沙感觉“非常震动”!“从上下游产业链的打造、先进测试场的建造规划、到5G应用的推动,你可以看到在赵总脑海里,有一个非常完整的整体发展规划。这个是真正能说服我的!”

  如伯牙遇子期。这顿早餐之后,吴甘沙决心将试制、测试和应用创新中心落户华夏幸福与嘉善县政府共同打造的嘉善产业新城。

  破局之路

  2017年7月4日,长三角嘉善科技商务服务区管理委员会、华夏幸福与驭势科技在嘉善规划展示馆举行签约仪式。驭势科技正式进驻嘉善产业新城,与华夏幸福在研发设计、试制、公共检测平台、无人车应用创新方面开展合作,打造一个智能化的无人交通体系,全力促成嘉善产业新城打造科技之城、未来之城。

  签约之后,双方开始商议打造公共检测平台。

  与传统汽车测试不同,智能网联汽车测试重点考察车辆对交通环境的感知及应对能力。目前,国内专门的智能网联汽车测试场很少。

  今年4月12日,为规范各地无人车上路测试,促进行业健康发展,工业和信息化部、公安部、交通运输部等三部委联合印发《智能网联汽车道路测试管理规范(试行)》(以下简称《规范》)。《规范》对智能网联汽车上路打开绿灯,但着重强调了在公共道路测试前,必须先在封闭场地进行充分的实车测试。

  《规范》发布一周后,嘉善产业新城智能网联汽车封闭测试场正式开建。

  吴甘沙介绍,华夏幸福为这个测试场“倾尽心力”,聘请了世界最先进的设计公司操刀设计,模拟了数千种复杂工况和对抗性场景,“反复跟我们沟通实际测试中的需求,不断完善建设方案”。

  4个月后,面向最后一公里应用工况的智能网联测试场(B区)正式开放,可供企业免费使用。后续,面向加速与高速工况的智能网联测试场(A区)、面向复杂交通流的城市工况智能网联测试场(C区)也将投入使用。

  “我们对这个测试场能够呈现出来的能力和世界性的水平非常有信心”,吴甘沙表示:“期待未来有一天,如果在这个测试场拿到许可,就能够在江浙沪的任何一个地方开展开放道路测试。”

  同期,驭势科技在特定场景下的无人驾驶开始在嘉善产业新城试运营。这次,吴甘沙选择了新城内一条相对固定的路段:从嘉善规划馆至上海人才创业园。每天中午,2辆驭势科技无人驾驶车往返两地,接送员工们用餐。

  此前,驭势科技已在广州白云机场试运营航站楼与停车场之间的无人驾驶接驳车,在杭州来福士广场试运营地下车库电梯到车位的无人驾驶摆渡车。在嘉善产业新城的常态化运营,面对的环境更复杂。

  由于驭势科技在乘用车和商用车方面的快速业务拓展,未来将有更多的丰富场景应用在嘉善——这个中国唯一的县域科学发展示范点,包括物流、分时租赁和微循环巴士等。在吴甘沙看来,智能驾驶商业化的破局,嘉善将是一个决战之地。

  对于智能驾驶的商业化前景,仍然处于巨大的争议之中。如果将整个智能驾驶商业化进程比作50公里的长跑,最艰难的是最后5公里。以谷歌为首的国际智能驾驶第一梯队企业在不同场合表示,要用90%的力量,完成这最后10%的路程。

  吴甘沙深以为然。“如果在数据上能快速积累,中国的智能驾驶一定可以赶上甚至超过谷歌。毕竟,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复杂也是最丰富的交通场景。”吴甘沙认为,浓缩在嘉善测试场的数据产生潜力,将足够令人侧目。

  未来5—10年,驭势科技的目标是在1000万台量产车上部署具备“影子模式”的智能驾驶系统,确保每一次智能驾驶算法的迭代,都能在一个月内完成数百亿公里的实车验证,最终在2025年前后,实现L4/L5级智能驾驶技术的大规模量产。

  面对巨头的蜂拥而入和进入智能驾驶“无人区”的恐惧,吴甘沙讲了一个小故事:狮子去抓兔子,没抓到,大家嘲笑狮子,你是百兽之王,怎么连兔子都抓不到?狮子说,兔子对我而言,只是一顿午餐,但兔子是为了命在跑。

  吴甘沙说,我们就是全心全意,带着一种向死而生的紧迫感和危机感在做!

(来源:科技日报)